即时新闻:
保安
保安频道  >  保安文化  >  法律法规 > 正文

刘铁男落马

2013年05月16日 16:39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杨中旭   


图为刘铁男。


刘铁男案始末。


刘铁男事件人物关系。


  同在国家发改委共事,同为部级官员,他们缘何举报刘铁男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 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北里,复兴门外大街路南,一北一南两个“部长楼”楼群相邻而居。北面的“部长楼”,建于计划经济时期;南面的部长楼,则在2010年方才落成,原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原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即居于此。

  2013年5月10日起,这个名为“木樨地公寓”的小区展开东、西门改造施工。仅仅一天之后,5月11日,周六夜11时,中纪委办案组自武警站岗的西门而入,旋风般带走刘铁男及夫人郭静华。刘铁男被带走的地点,并非某媒体所报道的国家发改委办公大院。周日上午,刘铁男被“双规”的消息传遍天下。

  5月14日,中组部有关负责人向媒体证实,刘铁男涉嫌严重违纪,中央已经决定免去其领导职务。

  中组部对该案的处理,在某种程度上是对实名举报的回应和支持。

  自此,这一起始于媒体报道,高潮于媒体人实名举报,落幕于中纪委收网的反腐大戏,终于暂告一段落。

  此前,《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获悉,国家发改委部分部级退休高官,在获取刘铁男涉嫌贪腐的部分证据之后,向中纪委实名举报。而中纪委对刘铁男的调查,亦早在2012年5月即已开始。其后,刘铁男接连遭遇仕途滑铁卢,并在2012年年底为千夫所指。

  2013年1月22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上发表了著名的“老虎苍蝇一起打”的讲话。苍蝇如何引出老虎,民众开始密切关注。

  2013年春节之前,刘铁男之子刘德成失去人身自由,给了这位高官致命一击。1月30日,刘铁男在央视《新闻联播》中露脸,其憔悴之相,为世人所知。接近刘铁男的人士称,自那时起,他已知在劫难逃。

  刘铁男,汉族,1954年10月出生,山西祁县人,北京市出生。197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研究生学历,经济学硕士,东北大学工学博士,曾获名古屋市立大学“修士学位”(涉嫌伪造),副部级干部。在案发之前,其仕途一度被外界看好,外界甚至一度认为他有可能出任正部长级的一把手。

  高官举报

  2011年11月21日,《财经》杂志刊出《中国式收购:一名部级高官与裙带商人的跨国骗贷》(下称《中国式收购》)一文,详细报道了浙商倪日涛涉嫌透过海外并购,向中国进出口银行和民生银行骗贷两亿美元未果的前前后后。

  其中,2003年在加拿大卑诗省注册成立的加拿大绿色资源有限公司(CGR Investments Inc.,下称CGR),倪日涛占股90%,郭静华占股10%,双方共同担任公司董事。彼时,郭静华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处级外事公务员。长期从事跨国业务的君合律师事务所提供的注册文件显示,她于2005年12月将股东及董事的身份变更为其子刘德成。报道还称,郭静华的丈夫、刘德成的父亲,在国家发改委担任要职。

  一位国家发改委副部级官员后来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普通人当然很难知晓,郭静华和刘德成究竟是谁。但在发改委内部,消息却传播得非常迅速,“因为没有人不知道,郭静华是刘铁男之妻,刘德成系二人之子”。

  彼时,刘铁男的身份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感受到巨大压力的他,次日即派出国家能源局一位司长亲往《财经》杂志编辑部斡旋。

  随后5个月,风平浪静。距离十八大召开已近,刘铁男成为发改委系统后备干部中的一员,有消息称,他将在十八大后更上一层楼。

  就在此时,一些已退休的发改委高官谈及此事,意见不一。有人认为,既然媒体已经揭开了冰山一角,中纪委不会捂盖子。意见相左者认为,事态已经平静,中纪委或许也没有留意到。

  2012年5月,部分发改委退休高官联名签署了对刘铁男涉嫌贪腐的举报信,这封信直抵中纪委。旋即,在这份举报信上签名的发改委退休高官,均被中纪委约谈。彼时,中纪委对刘铁男涉嫌贪腐的调查已经启动。

  中国新闻周刊》获悉,实名举报信中,既未涉及到刘铁男后来被曝出的情人反目问题,也未涉及发改委内部意见较大的刘铁男工作作风问题,而只是就事论事,对刘铁男与倪日涛涉嫌官商勾结,透过海外并购,试图骗取国家巨额“走出去”信贷一事进行了举报。

  热锅蚂蚁

  在被实名举报之后,刘铁男的仕途之路,急转直下。

  国家能源局和国家粮食局、国家林业局、国家统计局等“国家局”一样,一把手为副部级(如果是总局,则为正部级)。按照惯例,在党代会换届之际,新的“国家局”局长将成为中央候补委员。

  发改委部分退休高官的“狙击”目标正在于此。一位在实名举报信上签名的高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们担心刘铁男被“带病提拔”。

  举报之后半年的十八大上,刘铁男未在中央委员或中央候补委员之列。这也意味着,他即将卸任国家能源局长。彼时,距离他出任这一要职,尚不足两年。

  而在发改委内部,部分退休高官已经提前获悉,刘铁男并非是“落选”,而是连中央候补委员的候选人名单都没有进入。

  一位副部级官员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按照组织程序,副部级及以上官员的任命,首先需经政治局常委集体通过。刘铁男未能进入中央候补委员的候选人名单,起码已经表明,决策层杜绝了“带病提拔”的可能。

  中央候补委员既已无望,十八大前,进入全国政协成为刘铁男仕途最后的机会。一位刚刚卸任的全国政协委员表示,本届政协委员,在面向副部级官员之时,年龄卡在1950~1957年之间,比这年纪大或小的副部级官员,或退出,或不选,而1954年出生的刘铁男恰在入选之列。

  由于“远离”中央委员会,刘铁男升格为正部已经无望。2012年十八大召开之际,他已经年届58岁,还有两年就要退休,依照惯例或可进入政协任职。因为刘铁男贪腐一事尚未坐实,国家发改委党组经过讨论,仍按照惯例程序,将刘铁男报入全国政协委员的推荐名单。

  然而,就在2012年十八大召开前的半月,国家发改委人事司一位副司长在前往中组部领取发改委系统全国政协委员候选名单时获知,刘铁男又不在其列。这位副司长当即询问中组部官员:铁男没进政协,我回去怎么说啊?中组部官员当场回应:这件事已经和你们主任打过招呼了,你回去问张平主任(时任国家发改委主任)吧。

  接近刘铁男的人士表示,彼时的刘铁男,已经非常紧张。往日较为高调的他,变得沉默寡言起来。

  自知即将离开国家能源局的刘铁男开始加快审批项目的进度,以博地方政府的同情分。

  就在此时,2012年12月6日上午,《财经》杂志副主编罗昌平突然连发三条微博,实名举报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涉嫌学历造假、骗取“走出去”信贷、包养情人,引起轩然大波。

  彼时,刘铁男正以国家能源局局长的身份,陪同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已当选中央纪委书记的王岐山出访俄罗斯,出席中俄能源谈判代表第九次会晤并签署相关合作文件。

  国家发改委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刘铁男第一时间透过越洋电话,命令国家能源局新闻发言人立即联系媒体“辟谣”。在罗昌平举报当日,国家能源局新闻发言人通过《新京报》表示,举报内容纯属造谣,正在报案、报警。将采取正式的法律手段处理此事。

  这一回应,当即受到广泛质疑。舆论发问:举报内容是否属实,应由中纪委给出答案。国家能源局只能配合调查,无权否认。

  彼时,刘铁男在中央候补委员和全国政协委员两项角逐中均已出局,其在能源局生涯似已进入倒计时。

  进入2013年,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提出“苍蝇老虎一起打”,震动官场。旋即,刘铁男之子刘德成被限制自由接受调查,接近刘铁男的发改委人士表示,刘铁男本人已经接近崩溃,一度在办公室里输液维持。

  2013年全国“两会”之后,刘铁男不出意料地卸下国家能源局局长一职,保留发改委副主任一职,原电监会主席吴新雄接任国家能源局局长。

  刘铁男内心的煎熬,最终在5月11日结束,不过不是好的结束。这一天是周六,夜11时,中纪委办案人员进入武警把门的木樨地公寓,将刘铁男夫妇一并带走。

  次日,《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获悉,刘铁男的办公室和住宅均已被封。

  咎由自取

  让时光倒退10年,刘铁男正在担任国家发改委工业司司长,手握工业项目审批权柄,是地方政府“跑部钱进”的主攻对象之一。

  同样在2003年,振兴东北成为国策。翌年春天,国务院东北办成立。办公室设在国家发改委,主任张国宝是正部级的发改委副主任,负责东北办全面工作;副主任为副部级的宋晓梧,负责日常工作。东北办的后勤、人事、外事、党务全面依托于发改委,25个编制均为业务编制,分成四个组(正司级)。刘铁男以发改委工业司司长的身份,兼任国务院东北办政策体制组组长,为张国宝和宋晓梧的直接下级。

  而宋晓梧第一次较为明显地感受到了刘铁男的霸道,是在东北办2005年底的年终总结会上。刘铁男说,人家请咱们,咱们不要出去吃喝,副省长请我,我根本不理他们。稍停了一下,刘铁男接着说,如果要是书记省长请我吃饭,我觉得这个面子还是得给的。

  年终总结,亦是述职。刘铁男这番话,是在“述清廉”。但宋晓梧听了以后,却感觉很别扭。

  实际上,刘铁男绝非自己所述的如此清廉,“工业司有项目,那可不得了,下去以后前呼后拥,刘铁男有一次到河北都是警车开道”。宋晓梧回忆。

  很快,到2006年初,发改委副部级干部考核工作开始。刘铁男入围。但是,考核结果却是得分未过线。刘铁男被提得最多的意见主要集中在工作作风上:过于骄傲,自我评价太高,不平等待人等。

  考核没通过,刘铁男很委屈,跑到宋晓梧办公室,开始还很谦虚,说哪做得不对请宋主任给指导指导。但讲着讲着口风就变了,他们说我刘铁男态度不好,可你想发改委是批项目的单位,批了的很高兴,没批的都有意见,总得有几个人唱白脸啊!

  宋晓梧在一旁听着,觉得刘铁男最后等于在给自己辩解。

  发改委内部的考核,分为ABC三个层级,大家打分,是否同意。党组成员、副主任所占的权重大,司局长次之,处长权重最小。但是,处长人数多,力量不容忽视。按照程序,在考核未能通过的背景下,如果还想提拔干部,则需再进行考核。

  但是,在再次考核并未进行的情况下,2006年底,刘铁男被任命为东北办副主任(副部长级)。彼时,东北办的官员们听闻,发改委领导给出的理由是:刘铁男已经改正了那些缺点。

  同为副主任,工作需要重新分工,宋晓梧等了好多天,没有动静。他拿着刘铁男的任命状去找张国宝,没想到张国宝气不打一处来:“你说给东北办任命一个副主任,是不是应该告诉我啊,说他考核没通过我知道,任命东北办副主任我不知道,我看了文件才知道。”

  原来发改委讨论提拔刘铁男一事时,张国宝在国外出差。待到归国之后,竟无人和他知会。

  2006年春节过后, 刘铁男被宣布任命为东北办副主任,宣布会当天现场气氛有些紧张,每个人都不苟言笑。因为自己担任副主任时并无仪式,本想调侃几句的宋晓梧感觉到气氛不对,硬生生把话咽了回去。

  在发改委内部,大家渐渐感觉到,刘铁男“不一般”。据知情者讲述,刘铁男无论在提拔为副部级之前还是之后,都目中无人。有一次,东北办在吉林延边召开一次扩大东北开放的会议,由政策体制组负责。按计划,政策体制组组长刘铁男将主持会议,东北办主任张国宝发表讲话。事到临头,刘铁男突然找了借口不去了。政策体制组副组长无奈之下,求助于宋晓梧,后者亲临延边主持,方才救了场。另有一次则是工业司召开的会议上,张国宝讲话之后即离席。刘铁男接过话头,就开始批评张国宝之前的思路和政策。

  在刘铁男出任国家能源局局长之后,来自地方的一些反馈,说刘铁男变得“更加嚣张”。

  刘铁男的行事作风,使其在发改委失去很多民心。待到他东窗事发,发改委部分退休高官实名举报,在一些发改委官员看来,刘铁男走到今天其来有自。

  戏未谢幕

  这一起始于媒体报道,高潮于媒体人实名举报,落幕于中纪委收网的反腐大戏,尽管暂时告一段落,但种种迹象表明,刘铁男案目前所暴露出来的事实,很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去年12月7日,在媒体人士实名举报刘铁男之后,倪日涛亲自出面回应,CGR注册资金仅为10万加元,且刘德成已经将自己的10%股份退股。

  在实名举报刘铁男的国家发改委退休高官看来,如果倪日涛所言属实,刘铁男又无其他违纪事实的话,刘铁男将会“软着陆”,仕途固然无望,但人身自由以及行政级别或将无虞。道理很简单,涉案金额太少,仅为1万加元,约合6万人民币,“毕竟,骗贷两亿美元未成事实”。

  但是,退休高官们分析,刘铁男涉及的违纪事件,恐不止于此。此前,无论是北京市原副市长刘志华,还是吉林省原常务副省长田学仁,涉案金额都可用巨大来形容,但夫人均安然无恙。而刘铁男一家三口全部接受调查,似乎表明权钱交易、家属经商的一些证据,已为中纪委所掌握。此番中纪委关于刘铁男“严重违纪”的说法,正是旁证。

  另外一种可能,则是CGR的10%股份,价值远不止1万加元,换言之,倪日涛的辩解,也许并不足信。

  而刘铁男在情人问题上,除了涉及贪腐,是否还涉及刑事案件,亦是需要进一步核实之处。据《中国新闻周刊》了解,倪日涛在加拿大通过“中国式”收购试图骗取中国进出口银行和民生银行信贷一事,刘铁男在加拿大的情人隐于其中。上世纪90年代,刘铁男在出任中国驻日大使馆经济参赞之时,与徐姓女士成为情人。其情人后来远赴加拿大,由于倪日涛对加拿大法律及并购业务几无所知,CGR注册等一系列业务,起初均由徐姓女士操盘。

  其后,刘铁男与情人反目。情人将刘铁男违纪资料,特别是骗贷案资料邮寄给多家媒体,《财经》最终于2011年11月刊出报道。在那之后,伴随着发改委退休高官的实名举报、刘铁男仕途的接连受挫,刘耐心渐失。

  《中国新闻周刊》辗转获知,刘铁男的情人徐女士在数度接到死亡威胁之后,致电罗昌平,是2012年12月6日的那一次实名举报的诱因之一。

  附:倪日涛案始末

  2000年起,倪日涛以上海中机为平台,整体租赁停产的国企四川雅安制浆造纸厂,利用租赁资产和人员,新设雅安中竹纸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雅安中竹)重启生产。此后短短数年,他赴闽、桂、湘、赣、吉、黑等省,以租赁或重组等方式取得当地陷入困境的造纸业国企的控制权,包括吉林纸业(000718.SZ)、石岘纸业(600462.SH)和黑龙股份(600187.SH)三家上市公司。

  2003年6月,倪日涛在卑诗省注册成立加拿大绿色资源有限公司(CGR Investments Inc.,下称CGR)。同时,他还独资注册成立山威投资有限公司(Sun Wave Investments Ltd.,下称SWI),控股2005年4月成立的SWFP。CGR与SWFP成为其日后收购加拿大企业New Skeena制浆厂资产的主要平台。

  CGR成立之初的股权结构为:倪日涛90%、郭静华10%,双方共同担任公司董事。郭静华本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外事干部,处级,注册文件显示,她于2005年12月将股东及董事的身份变更为自己的儿子刘德成。郭静华的丈夫、刘德成的父亲,正是刘铁男。

  2005年7月,中纸公司(两个月后更名为中竹控股)委托中国轻工业成都设计工程有限公司完成项目评估,并编制了项目申请报告。12月,该项目通过民生银行的贷款资格预审,后者向倪名下的中竹集团出具13788.24万美元的贷款意向书。此后,中国进出口银行也就此项目向中竹控股出具不超过7339.27万美元的贷款意向书。

  2005年9月,在CGR和SWFP腾挪转手之后,倪日涛控制的境外公司SWFP和鲁珀特王子市政府达成合作协议,承诺投入1亿加元用于New Skeena造浆厂生产重建,该市以物业税100%减免为优惠条件。2006年6月,此项收购完成。

  2011年10月31日,位于温哥华市北的卑诗省(Province of British Columbia)最高法院召开了一场听证会,当事方之一即是倪日涛用以重组New Skeena的境外公司的山威林产品有限公司(SWFP)。由于当地政府根据约定欲收回资产重新招商,双方对簿公堂。

  (资料来源:根据媒体公开报道)

推荐阅读:
男子冒充公安副局长 骗两保安逾万元(图)
保安托举哥:救出小女孩悄悄离开
《中国合伙人》首映礼 邓超曝曾拿菜刀追保安 
承载梦想公平 “北大保安”模式可以复制
制服保安打开门 40精神病患者逃离疯人院   


责任编辑:黎玲玲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